新闻摄影作品-协助私家街的业权人解决环境卫生的燃眉之急-体育 新闻

                                    • 时间:

                                    女学霸夺世界冠军

                                    灣仔寶寧頓道的寶寧大廈背後有一條私家街,這條小巷位於寶寧頓道及堅拿道西之間,毗鄰鵝頸街市,巷內經常堆積發泡膠箱、膠籮等雜物,成為老鼠藏身的「寶地」。於寶寧大廈地下經營凍肉舖逾廿年的黃女士表示,「以前好誇張,行都行唔到入去,啲發泡膠箱排到變咗道牆!後來太嚴重,食環署都幫手清走啲垃圾,咁就好咗啲。」

                                    坑渠倒灌 餐廳三個月執笠有私家街業主欲搞好衛生,渠務署卻官僚卸責。謝斐道特麗樓後側私家街的渠道長期嚴重淤塞,特麗樓業主立案法團主席林先生表示,近年附近開多了火鍋店及避風塘料理店,店家經常直接將廢油倒出渠道,造成淤塞。

                                    舊區有不少大廈無名後巷(沒有街名、街牌)衛生惡劣,惟因這些街道是「私家街」,地契列明由街道旁各大廈業主負責保養,礙於業權分散,動輒花逾百萬元清理,若遇上政府部門官僚推卸責任,問題更棘手。大公報接獲投訴,追查發現灣仔兩條後巷私家街,垃圾堆積滋生鼠患,渠道淤塞倒灌,多年無法解決。關注私家街管理問題的灣仔區議員鍾嘉敏,希望政府增撥資源加以協助,長遠更應計劃收回私家街的業權,根治管理問題。

                                    林先生曾聯同其他三個業權持份者聘請專業人士檢查渠道,發現一端的渠道比另一端的直徑小,容易造成淤塞,但想進行渠道加闊工程則困難重重,「首先掘開個地要同政府申請,好多手續,我哋都問過價,最平都要二百幾萬,一講個價錢即刻就(業權人之間)傾唔掂數啦。」多方奔走最終卻仍未能解決問題,林先生坦言有業主已厭倦,「我哋大廈業主都唔明,我哋都唔會用呢條巷,但地契就定咗我哋要負責,真係等收購唔使煩好過!」

                                    記者現場所見,小巷的一邊渠道的確充斥着紅色的油和疑似廚餘的黏稠物體,狀甚噁心,但林先生卻說已經不算嚴重,「試過揭開啲渠蓋舀起啲嘢出嚟,全部都係紅色嘅油,冬天仲誇張,啲油會凝固曬,一嚿一嚿咁塞住條渠,同佢哋(店家)講過㗎喇,佢哋又唔睬人,照樣咁倒。」渠道淤塞嚴重,更曾有倒灌溢出的現象,不但整條巷充斥着污物,連鄰近食肆及民居均受影響,「有次我哋三樓有戶人,個廁所不停咁倒灌,啲糞便呀污物呀湧曬入屋,戶主放咗工返嚟先知,已經成屋都係,結果法團幫手畀錢整返好佢間屋,幾年前仲試過倒灌到入附近新開嘅日本餐廳,結果人哋試業咗三個月就執咗!」林先生無奈地說。

                                    圖:灣仔鵝頸區議員鍾嘉敏表示寶寧大廈後側的私家街,經常堆積泡膠、膠籮等雜物

                                    近年雖稍有改善,但因欠管理,衛生依然惡劣,「有個阿婆仲喺條巷度儲埋啲膠箱,佢好惡㗎,冇人敢郁佢啲嘢,半條街好似變咗佢嘅領土咁!咁梗係有老鼠啦!」雜物堆積,巷內亦不時有人放食物餵野貓,「有食物擺喺度就惹老鼠,都唔知啲人係餵貓定餵老鼠!」黃女士指着牆邊用以承載餵貓食物的容器「勞氣」地說。

                                    致電求救 遭食署渠署冷待為了解決商戶亂倒油堵塞渠道的問題,林先生多次致電食環署及渠務署投訴,卻遭「冷待」:「其實啲食肆要有曬隔油隔渣嘅設施先攞到牌,係有人冇跟規矩,但食環嚟查過話冇,但對面酒店有人睇住佢倒,咁倒油落去唔監管,咪大件事囉。打畀渠務署呢,就次次都話呢條係私家街唔關佢事,最後打成五、六次電話嗌曬救命先肯嚟通渠。」

                                    關注私家街問題的灣仔區區議員鍾嘉敏表示,上述兩條私家街管理問題屬冰山一角,她坦言靠業權人之間解決私家巷管理很困難,她希望政府透過各類地區計劃增撥資源,協助私家街的業權人解決環境衛生的燃眉之急,長遠則應計劃收回私家街的業權,從根本入手解決管理的問題。

                                    今日关键词:韩安冉和婆婆互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