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影片-《姜子牙》的内容会需要更多的考据-机器人资讯

                                  • 时间:

                                  日本撤侨官疑自杀

                                  人文環境源於考據資料,內容尋求與當代觀眾共情點

                                  「我們會在傳說中挑出我們覺得對故事有價值的部分來呈現,同時將古代神話中與當代觀眾之間有着共情點的內容放大。」程騰這樣介紹《姜子牙》的內容設計。

                                  這也是《姜子牙》在數日後的大熒幕上會給人帶來的、深蘊作者藝術張力的個性化表達。「中國的產業流程跟美國相比,是有欠缺的,但是中國會更加重視核心創作者的能力體現。」程騰表示。未來,希望中國動畫產業能秉承自身的優勢,並汲各方所長,不斷去探索、創造新的可能。

                                  此次影片《姜子牙》以3D動畫製作為主,但是李煒嵌入了一個二維的片頭。在團隊中平面動畫人才寥寥的現狀之下,他表示,這個片頭是為了挑戰自我。「我希望你們媒體可以多提一些人才培養的建議,希望動畫市場越來越好,二維三維的人都能夠成長,讓工業更健康一些。」李煒如此殷切地期望着。

                                  而程騰和鈦媒體聊到,以製片人為中心制的美國,導演很少會親自去落實製作的每一個環節,去負責製作團隊中人與人間的溝通問題,這部分工作會由製片人分擔。由此,導演可以解放出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在自己的創作環節。《姜子牙》面臨的繁複的溝通與設計問題,體現的本質也是中外影片製作工業體系之間的不同。

                                  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我國的六家電影製片廠開始施行「在國家計劃指導下,獨立核算,向國家徵稅,自負盈虧」的改革。自此之後,改革一直在緩慢進行,但九十年代的電視行業猶如洪水猛獸,對電影行業迅速攻城略地。而體制內的幾大電影製片廠也不再有薪資優勢。

                                  而對於古籍中付之闕如的內容,二位導演思考的是儘力還原出當時時代背景之下可能呈現的人文景觀:商周時期的王宮(博客,微博)應是尊貴卻不奢華的,於是就有了畫師筆下開篇王宮呈現的茅草頂和一些木板材質的建構;三千余年前的王宮須彌座不可能外觀繁複,影片中的須彌座就設計得相對簡單,但底座較高、突顯王室地位;宮殿的柱子不可能精巧,片中就只是將柱子設計得較粗、從而體現氣派,涉及的圖騰紋飾也參考了當年的文物。

                                  在以導演為中心制的國內,中傳合道導演程騰、李煒,在與彩條屋、大千陽光、紅鯉這些公司通力合作時,少不了親力親為地去監督每一個鏡頭,這是一個必須面對的浩瀚工程。

                                  自2011年-2015年間,《魁拔》《大聖歸來》打開了國漫多年未見的叫好又叫座的局面后,3D動畫在行業信心的帶動之下步履不停。《不良人》《墓王之王》《秦時明月》等等作品均交出了不錯的答卷。但二維動畫因其耗時耗力更久,即便在國漫形勢向好之時,依舊發展緩慢。

                                  程騰、李煒與他們的設計團隊在追求完美的視覺效果之外,還在音樂、聲音等方面細緻打磨。《姜子牙》打造的是一個自洽的人、妖、神混居的空間,給觀眾搭建出一個非常新鮮又可信的世界。

                                  程騰介紹,以往傳統的3D動畫作品多半是用寫實的照片材質來表現,而《姜子牙》的不同之處在於所有的材質基本上都是手繪的,包括打光、角色的毛髮還有服飾、化妝,都會用比較新的方法去實現。由此,觀眾可以在享受3D動畫的立體感的同時,捕捉到平面手繪的動人細節,讓傳統的中國風元素撲面而來。

                                  「我們對商周時期的建築特別頭疼,因為當時的畫面記載很少,我們的團隊就從土堆的遺迹中去挖掘了一些當年的建築痕迹,給電影的建築形製作參考;對姜子牙的相關考據,我們還請了山東臨淄的專家去研究姜太公墓穴的地址。」

                                  與此同時,《姜子牙》在故事內容和角色設計上也頗具亮點。「光線傳媒(300251,股吧)希望打造不同風格的作品,對神話系列沒有立意、基調上的限定。因此,我們可以在內容、製作上放手一搏,在《哪吒》之後,你們會看到耳目一新的《姜子牙》。」李煒表示。

                                  (本文首發鈦媒體,作者 | 陶淘)

                                  姜子牙官方海報鈦媒體注:歷時三餘年,由光線彩條屋、中傳合道、可可豆動畫等5家製作公司共同打磨的神話系列作品第二彈《姜子牙》,即將於大年初一與觀眾見面。

                                  本世紀初,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的人陸續南下深圳,樂於享受美資、港資動畫代工公司中「計件工資制」、速見成效的高薪。由此,上美廠人才流失,也逐漸衰落。中國電影(600977,股吧)的普遍認知是從開拍到殺青歷時半年,最多不能超過九個月。動畫製作的持久戰役,與此後數年間投資方急功近利的、習慣了快速回本的預期相違背,因而難以出現慢工出細活的作品。

                                  而這部國漫《姜子牙》中人物性格的調整,是在傳統的經典性與當代性中尋求平衡與共融的延續。這些改編也預示着未來經典作品二次開發被賦予全新價值的發展趨勢。

                                  在姜太公的角色設定上,兩位導演從原著出發,在保留姜子牙剛正不阿、心系蒼生的品質的同時,也將其角色從純粹虛構的理想主義形象中解脫出來,賦予了他一些人的特質,從而與觀眾之間產生更多的共情感。

                                  此外,為了將這些經過考據、審慎設計的內容更豐富地呈現在畫面之中,《姜子牙》採用的是3D的技術和2D的畫風。

                                  「我們需要的是十幾年高強度的裂變,這種不斷的變化最需要的是產學研究。」程騰和鈦媒體聊起在美國工作時的經歷時談到,「美國的大公司『迪夢皮』們(迪士尼、夢工廠、皮克斯),會給剛畢業、或者即將畢業的學生設置長達半年的公司培訓課程,叫『fellowship』,又可以稱之為企業小學期。」

                                  影片中,這位原本在神話傳說中十全十美的姜子牙,經歷了犯錯被貶的時刻,並在接到斬除九尾妖族時心生不忍,在天上與人間修行、完成使命時體現出了肉身凡胎的惻隱之心和七情六慾。這是一種對原本凌駕于眾生之上的神仙角色全新的詮釋,在超我中流露出本我,又通過歷練重新找回超我的過程。

                                  電影《姜子牙》是如何呈現三千余年前的人文社會風貌的呢?

                                  《姜子牙》在歷時長達三年多的創作過程中,少不了遇到製作瓶頸、面臨諸多挑戰。李煒感慨,在二維動畫製作中的一個極大挑戰,就是將自己的想法傳遞給動畫師、再由動畫師的筆觸具象化地表達出來。

                                  「姜子牙的長辮子源於老版影視作品的設計;影片中刻畫的大象、犀牛等戰獸,源於文獻中提到的、當年河南相當於亞熱帶氣候的一些背景;士兵盔甲的設計則是從文物上去尋找樣式,體現出那個時候的上古感。」李煒提及影片中的設計細節如數家珍。

                                  今年,全球多部好萊塢影片口碑不佳,國內好萊塢電影票房滑鐵盧,也是流水線式生產影片存在弊病的體現。

                                  那麼,國內的動畫工業如何才能提升其水準呢?程騰導演和鈦媒體分享,在人才培育方面,高校教育不是國內動畫產業推進遇到的主要瓶頸。

                                  繼去年《哪吒之魔童降世》收穫了前所未有的50億票房和高口碑之後,國產動畫電影顛覆了此前受眾對其低齡化刻板印象。近日,隨着《姜子牙》多版預告片發佈,中國風唯美畫面、姜子牙的「顏值」和斬斷善念從而封神的內容設計,都體現着這部神話續集同樣獨具匠心。

                                  製片人角色缺位,國漫工業化道阻且長

                                  數月前,《愛爾蘭人》的導演、76歲高齡的馬丁·斯科塞斯也曾就此放話:「漫威電影不是電影,我們不應該被它入侵,電影院需要多放映敘事性電影,電影院已經變成了遊樂園。」

                                  為了掀開《姜子牙》這部史詩級神話電影的神秘面紗,鈦媒體專訪了其導演程騰、李煒,二位分享了三餘年製作中的許多細節、面臨的主要困境與挑戰,還和鈦媒體深度剖析了一些困境產生背後的深層次原因。

                                  對於有着諸多海外學習與製作經驗的兩位導演,想必始終抱持着國漫工業體系化的期待。在打開了該領域的話匣子之後,常年深耕於2D動畫的李煒還表達了對我國二維動畫領域現狀的一些擔憂。

                                  儘管同為描述3500年前神話的電影,不同於影片《哪吒》中虛構的主角,姜子牙和商紂王、妲己等人都是現實中的人物。因此,兩位導演告訴鈦媒體,《姜子牙》的內容會需要更多的考據。

                                  由此觀之,國內的動畫製作公司若想遵循美國好萊塢的工業之路,在企業本身作品輸出質量不穩定、盈利狀況起伏較大的情形之下,也絕非易事。然而,不儘早發力產學教育,同樣是造成行業作品質量良莠不齊的根本原因。在此悖論之下,大型影視公司想要改變現狀,必須狠下決心,先靠長周期的教育投入來提升自身的造血能力,從而為企業的長遠發展提供生命源動力。

                                  「在如今中國的導演中心制之下,也有我們自身的優勢:每一部電影會體現出很強的、導演的作者性。」在對話最後,程騰和李煒也和鈦媒體辯證地探討了如今的中美電影工業體系。

                                  而在國內,每看一部電影,觀眾就可以就可以通過電影與導演之間直接對話:與田曉鵬交流《大聖歸來》中東方神韻之下的武俠情懷,與餃子交流《哪吒》驚艷的中國風視效和與命運負隅頑抗的故事內涵。在國產影片的藝術風格、情節內容和寓意表達方面,編劇和導演的風格特徵得以最大化。

                                  在這部神話巨制背後,是一支有着豐富2D、3D和CG製作經驗的勁旅:先後畢業於中國傳媒大學、美國南加州大學影視藝術學院的導演程騰,曾就職於美國夢工廠動畫公司,其作品《紀念日快樂》《紅領巾俠》等動畫短片曾斬獲了多項國際獎項;而李煒導演則在海外曾參与日本、美國迪士尼、歐洲等多部動畫影片的原畫製作和導演工作,國內方面參与了包括《寶蓮燈》《魁拔》《大魚海棠》等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國漫作品的製作。

                                  與此同時,影片中試圖去探討申公豹與姜子牙之間產生矛盾的原因,將申公豹的角色立體化,不去製造刻板的二元對立。

                                  「在美國,成熟的動畫創作團隊數量會達到千人級別。在這種規模之下,交流就特別需要一套穩定的協作方法和完整的體系。」程騰談到中美兩國的電影工業體系時表示,「美國會認為人才重要,但是認為方法比人才更加穩定;在一套完整的體系之下,任何一個環節的人才出現更迭,也不會影響影視作品的質量。」

                                  基於流水線式的工作,美國製片人中心制之下,導演在整個項目的創製中話語權相對較小。好萊塢最終出品的影視片,比起作品,更像缺少導演烙印的系列化產品,因而容易因同質化內容給觀眾造成審美疲勞。

                                  在影片的人物、環境畫面設計中,《姜子牙》首先參考了《封神演義》《我的師父姜子牙》等大量影視文學作品;此外,除了對一些需要特別考證的地方進行了實地考察,該片還有兩三位專家對人物服化道等細節全程參与了建議與指摘。

                                  李煒談到,本世紀初時,以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為代表的動畫公司還依舊人才濟濟,影片製作基本上不用國外外包;而自此之後,中國二維動畫電影出現了大量的日韓外包制。

                                  一方面,隨着電影文化市場內容的不斷豐富,觀眾對技術的要求日益增高;另一方面,隨着技術的日新月異,現在做一部動畫所需的技術很難單純地靠學校3-4年的教育來完成。

                                  自電影《哪吒》開始,傳統神話的古典性開始顯着地與如今社會文化語境中的當代性相結合,將被寄予了天定之命的古典悲劇內核故事,改變為更強調大環境下自我抗爭的文本內涵,打造了與時俱進的內容。

                                  「所有的動畫師都類似於演員,我們跟他們溝通想法,就像導演和演員講戲,在信息傳遞過程中會有缺失,到最終電腦畫面呈現出來,可能會是很不一樣的東西。」在這個過程中,程騰和李煒做的,就是堅信自己想要的東西,和動畫師不斷交流並修正理解時有偏差的部分。

                                  產學教育缺失,也是影片製作挑戰之一

                                  由於馬拉松式的製作過程需要能力、悟性,還包括良好的體力,二位導演還會根據動畫師的個人素質和體能,去調配他們的工作內容和強度。

                                  不過,程騰也談到了一個殘酷的現實:從學校到產業的接軌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大多數學生在進公司的頭兩年很難為企業創造價值。換言之,企業在電影的產學接軌方面的有關投入,必須有大公司穩定而豐厚的營收做背書,從而承受得住長周期的、低收益,甚至無成果的種種風險。

                                  今日关键词:上海药物所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