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app-今日头条app并不是这家公司做的第一个产品-福州新闻频道

  • 时间:

巨型辣条蛋糕

回頭來看,美團也是借團購這個「假」,鍛鍊出了地推團隊這個「真」,才有了後面外賣和酒店業務的反超。

可以看出,這個時候的頭條,儘管增長還可以,但因為當時的安卓機銷量還沒徹底爆發,它依然是一個非常小眾的產品,且看上去沒有任何的技術壁壘,核心內容都不屬於自己,社交數據也要從其它平台抓取。

從一個維度上看,頭條沒被單個app的「假」給掩蓋耳目,而是修鍊出了針對所有C端內容消費推薦的方法論這個「真」,這讓它從基因上就更領先只有一個app的微博和在移動端無所建樹的百度。但從另一個維度上看,頭條濫用了這套「真」,把這個方法論用在了社交、電商、金融、教育等領域,結果頭破血流。

修鍊新的真,無異於一次從頭再來的創業。

6. 今日頭條的借假修真前不久在杭州和一個創業者交流,他和我提到雖然他現在僅僅只是圍繞抖音生態在做工具和流量變現,但是他養的這隻隊伍,以後會做教育。我大驚失色,忙問哪方面的教育,他說是短視頻學院。

5. 團隊是所有化學反應的土壤張一鳴的背景大家都相對熟悉了,其實和它一起創業的人里,也沒有一個是弱者,大家都有名校背景,清北南開的比例很高,且大都具備創業經歷或創業精神,這對資源並不佔優的頭條來說,是相當關鍵的。

我又問是不是杭州的互聯網從業者因為馬雲的緣故都很喜歡提借假修真,他說這是有一次聽到後來去美團那個阿甘的分享知道了這個詞。我說哦,那還是因為馬雲啊,阿甘畢竟阿里鐵軍的老人。

就這樣他們在2013年下半年才等到了DST,這家俄羅斯知名基金已經投了一個叫Prismatic的產品,也是在做個性化閱讀軟件,王瓊聯繫上Yuri后,對方評測完頭條當時的產品,就給了一個雙方都樂意接受的估值,投了1000萬美金。

文章來自微信公眾號:一個胖子的世界(ID:we_the_people),作者:柳胖胖

但B輪融資從2012年開始談了很久都沒有下文,中間的時候A輪投資人海納亞洲王瓊為此還專門給了一個A+輪,100萬美金,再加100萬的過橋貸款,好讓頭條團隊順利過冬,並把數據給再做得漂亮些。

下面這段話,由他和他在海內網的拍檔王興說出來,別有一番滋味。2013年的時候美團也不好過,儘管千團大戰告一段落但是市場前所未有的看空團購這個低毛利商業模式的持續性,王興拿了阿里的錢但雙方逐步產生矛盾。

很簡單的一個舉例是,年輕人如果拚命工作取得成績只是為了讓公司給自己加點工資分點獎金,那是得不償失的,加班過程中如果能快速鍛鍊出核心競爭力,幾年後當然能挑戰更大的項目,錢自然會來找你;另一個例子是在帶人層面,如果你push下屬只是為了讓他儘快完成一項又一項具體任務,那麼長期來看業績不會太好,關係也很難融洽,如果你在push過程中把目的換成是讓下屬不斷提升和成長,任務只不過是成長的過程,那麼結果很可能是皆大歡喜。

就和馬化騰曾經非常想賣掉OICQ一樣,頭條融資PPT的第一頁就把自己定義為一個新媒體,回過頭來看肯定說小了,但順着時間線走,這好像又是成立不到一年的頭條在當時對資本市場能講的最大的故事了?

但在2012年前後,能表達得這麼明白還是不容易,當時很多人的幻想是做出一款產品,又讓信息最大效率的傳播,又在這個過程中沉澱所有的社交關係,但就算每個人都用上了智能手機的今天,這兩者又怎麼可能同時最大化?

2. 信息效率vs社交關係下面這個圖大家應該已經非常眼熟了,箭頭的左側代表的本質是信息,右側代表關係,這個箭頭模型後來經常被用來區分這個產品到底是社區、還是社交、還是新聞產品。

但其實也沒那麼玄乎,比如,今日頭條app並不是這家公司做的第一個產品,也不是最火的產品,但在嘗試過的數十個產品里,頭條修出了一種後來被稱之為app工廠的供應鏈能力,也就是我前面提到的一整套推薦算法及其對應的加工研發流程。

3. 頭條和微博的淵源在頭條成立前後的很多年裡,張一鳴對微博的思考之勤,可能是除了微博管理層之外最操心的人了。

他的看法是也許抖音有一天不再火了,但是短視頻、廣告、電商這些行業和需求依然是存在的,但凡他們存在,就需要這方面的人才,他先讓自己的團隊成為最懂這方面的人,再為業內培養和輸出這類人,他認為他這是在借假修真。

前面頭條自稱基於社交挖掘做新媒體,其實這個社交挖掘說的主要就是從新浪微博上爬數據。比如PPT下面這一頁說到社交挖掘分析,直接用的微博web頁面的截圖做的舉例。

from 財經雜誌這種方式,如果是做純內容產品,頭條可能早就做起來了,但泡芙至今反響不大,事實是頭條年初推過的幾個電商類產品都不溫不火,到最後和阿里簽下大單的還是抖音,還是基於廣告的合作。頭條系的達人,接點廣告可以,在帶貨層面遠弱於淘寶和快手。

我過去創業參与創業公司最大的感受是,一個牛逼的方向,需要有牛逼的人把它琢磨出來,但需要有更牛逼的人把它執行下去,打出一條路來,尤其是牛逼方向上遇到了之前無法意料的困難,只是聰明(偽牛逼)的人就退了,真牛逼的人才能走下來。

美團今天(11月15日)短暫達到了一下100港幣的頂,希望頭條也在鋼絲上越走越遠,不然純流量型的線上互聯網行業,已經沒什麼好寫的了啊!!!

8. 創業無有盡時創業是一件持續操心的事,除非失敗退出回去打工,不然難有解脫。從張一鳴的經歷來看,創業對它就如宿命一般,從大學畢業開始就沒停下來過。

借假修真的具體意思其實非常簡單,體現到業務層面大意就是,你做這一攤事,目的不僅僅是為了完成眼前的任務,而是在完成任務的過程中,積累起其它核心競爭力,能幫助你做下一攤更大的事。

早期非常依賴微博數據的張一鳴也讓微博在C輪左右投了進來,後來發現不對的曹國偉趕緊撤了,儘管財務上賺錢了(畢竟是曹會計),但也失去了狙擊頭條長大的最好機會。

但讓張一鳴可能沒想到的是,他當年想表達的意思很可能是頭條能成為位於箭頭中段的新浪微博騰訊微博,但上述箭頭模型在後來很多年的不斷衍化里,今日頭條App由於體量大、分發內容廣但平台關係弱,漸漸成為了大家最愛舉例的處於最左端的純信息分髮型產品。

不同的領域,需要煉出不同的真,這可能也是張一鳴為什麼讓最能打跟了自己最久的陳林去接手創新業務並徹底放下頭條app等老業務。

因為這個時候的微博和頭條,其實在產品和數據處理層面,已經拉開了差距。新浪本就是以編輯和運營見長的公司,技術能力脆弱,印象中,微博自己到最後都沒做出一個好用的能快速找到關注和粉絲交集的工具。

後來事實當然是微博沒死,但微博的熟人社交基本死了,也就是關係被無限弱化了,但以明星和大V為節點的信息分發立起來了,也就是信息的傳播效率提高了,後來靠着社交媒體和二次崛起的概念,微博股價還比最低點時漲了差不多有15倍。

比如當時業內最大的一個論調就是,以微信IM為基礎的朋友圈和微信公號生態出現后,是不是微博就要死了?

該狹路相逢的對手一個都逃不掉,只是頭條從基因層面決定了它可以走得比微博稍遠一點兒。

7. 大力出奇迹有没有问题?有,请看下面的例子。

聽上去是一段傳奇的開始,不過故事的另一面是,Prismatic在2015年就已經倒閉了。所以說,有時候投資人下注,從結果來看和瞎蒙也沒什麼太大區別,同樣邏輯投的東西,一個沒過兩年就掛了,一個成了可能有千億美金市值的龐然大物。

1. 巨頭在早期對自己能做多大一無所知

文章來自微信公眾號:一個胖子的世界(ID:we_the_people),作者:柳胖胖,題圖來自:

借假修真在老阿里人里被提及範圍甚廣,以至於有了一些被神話的意思。

熟悉頭條的朋友應該知道B輪可能是頭條迄今為止融資最艱難的一輪,A輪和A輪之前主要靠張一鳴及其團隊本身的背景以及和投資人的私交拿的錢,C輪開始沈南鵬突然發現自己投晚了,非常後悔,紅杉資本連續在C輪D輪都加了錢。

前兩天湊巧拿到了一份今日頭條2012年~2013年期間B輪融資的BP,看了一遍發現亮點果然不少。

4. 增速意味着一切當年融資的時候,今日頭條這個app應該才上線5個月,日活不到80萬,每日新增用戶穩定在2萬~6萬左右,蘋果的留存和活躍都比安卓好(後來應該相反了?),日均打開1次~5次且每次使用1分鐘~10分鐘的用戶最多。

後來被頭條拉大V+爬數據的微博終於受不了了,封了一切頭條相關的接口和鏈接,並且和後來頭條系內容無法在微信朋友圈傳播一樣,當時雙方也爆發了一場狼性公關戰,當然這對實際業務並沒有什麼影響。

在這個時候融資的頭條確實無比艱難,當年頭條最核心的東西,其實是包在個性化推薦外衣下的一整套推薦算法及其對應的加工研發流程,但當時能看明白這些並給出合理估值的投資人並不多。

今日关键词:中国女乒九连冠